2012-03-21 22:46:45

專題報導 一條不得不走的路:從山西煤炭重組看煤炭業轉型

新華社太原6月27日電(記者 安蓓、王炤坤、南婷)以國際金融危機倒逼為契機,自2009年起,一場由地方政府強力推進、疾風驟雨式的煤炭資源整合重組在山西展開,力度之大、程度之深為歷年罕見,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早走比晚走好”
“這是一條不得不走的路。”談及一年前啟動的山西煤炭資源整合重組,山西省煤炭工業廳廳長王守禎加重語氣對記者説,“早走比晚走好!”

30萬噸以下小煤礦佔70%以上,回收率平均僅為大礦的18%,全省煤礦採空區面積5000平方公裏,煤矸石堆放量超過11億噸,近1700多個村莊,約80多萬民眾飲水困難,頻發的安全事故和屢屢曝光的官煤腐敗一次次將山西推向輿論中心……煤炭産業,支撐了山西經濟的發展,也使當地付出了沉重代價。

痛定思痛。山西毅然做出了“黑”轉“綠”的抉擇:啟動煤炭資源重組,加快推進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擯棄“污染的GDP”。

截至2009年底,山西煤炭重組整合正式協議簽訂率達98.6%,兼並重組主體到位率96%;全省礦井數由2600座減少到1053座,年産30萬噸以下煤礦全部淘汰;形成4個年生産能力億噸級的特大型煤炭集團,3個年生産能力5000萬噸以上的大型煤炭集團。

重組雖啟,但前行之路依然艱辛。“現在進行的重組整合,就是力爭從根本上解決特定時期的遺留問題。但存量調整一定會付出成本,比如保留礦井和主體企業要承擔落後退出的補償成本,被整合關閉的落後礦井要承擔預期收益受損成本等。”王守禎説。

以山西焦煤集團為例,截至6月1日,山西焦煤集團共整合172座礦井,整合後為70座。整合後這些礦井預計儲量可達64.47億噸,總産能預計可達年7146萬噸,與整合前相比,山西焦煤産能幾乎翻了一番。

談及“重組後”階段,山西焦煤集團董事長白培中直言面臨許多不確定因素。“被整合礦井情況千差萬別,人員參差不齊,一些被整合礦井前期私挖亂採嚴重,基礎地質資料缺失,周邊情況不清,係統不完善等問題將安全風險擴大了幾倍。此外,整合預計總投入260億元,經營管理、投融資風險不可低估。”

“並購重組是策略而不是目的。”中央財經大學中國煤炭經濟研究院院長岳福斌説,在付出巨大的重組成本後,如果管理和技術不能及時跟上,煤炭産業轉變方式的目的將無法實現,這一問題值得關注。

山西煤炭其實也是全國煤炭業的一個縮影。今年,煤炭資源整合和煤礦企業兼並重組將在河南、貴州等煤炭資源省份推開。重組整合後的産業升級和技術改進,對煤炭業來説,既是機遇,也是挑戰。
從“煤電頂牛”到“煤電聯營”伴隨著煤炭業內部的重組整合,産業外部市場化改革也在加快推進

今年起,傳統的年度煤炭訂貨會、銜接會、匯總會將全部取消,長達16年的煤炭價格雙軌制結束,完全由企業自主銜接、協商定價。山西煤炭企業今年簽訂合同價格在2009年每噸上調80元的基礎上,再上調40元左右。

煤炭價格的上漲,牽動著整個産業鏈下遊行業的神經。以煤炭産業最大的下遊用戶火電發電企業為例,“市場煤”和“計劃電”的雙軌體制下,“煤電頂牛”成為近年造成電力供應緊張的一個體制性因素。

在煤炭價格進一步市場化的基礎上,“煤電聯營”或“煤電一體化”的思路被市場接受。煤炭産業鏈延伸裂變,新的産業趨勢開始出現。

距離山西省會太原市60公裏的古交礦區,西山煤電集團古交配煤廠亞洲最大的橋式刮板混勻取料機正以每小時1500噸的效率,將按比例水平分層堆放的不同品質煤種全斷面取料,源源不斷地輸送給國內最大的燃用洗中煤坑口電廠——古交發電廠燃用。

山西興能發電有限責任公司(古交發電廠)是由西山煤電和華電集團按60:40股權成立的發電企業。董事長榮國林説,通過洗選,西山煤電古交礦井每年産生的洗中煤、煤泥、煤矸石等“能源垃圾”經配比加工,成為發電廠的燃料,發電産生的全部粉煤灰將用于生産建材,節省的運力則用于銷售精煤。

“煤-電-建材”“煤-焦炭-化工”“煤-油品-化工”“煤-天然氣-化工”“瓦斯抽取-發電供熱”……記者在調研中看到,以循環經濟為模式的煤炭生産利用路徑,正最大化地延伸著這一産業的價值鏈條。

記者採訪中發現,電力企業投資煤礦、煤炭企業參股電廠、石油企業試水煤層氣開發,煤炭産業鏈條上各行業通過股權投資橫向合作的模式初現規模。

在塔山循環經濟園區,同煤集團和大唐發電合資的塔山煤礦每年1500萬噸原煤全部供大唐所屬企業,篩選煤直接供兩家合資的坑口電廠。華能集團近日在新疆啟動煤制天然氣項目。中石油投資的國內首個整裝煤層氣田去年底投入商業化運行。

“從煤電頂牛到煤電聯營,再到煤電氣並舉及醞釀中的煤電路港一體化,煤炭産業市場化過程中催生的産業鏈裂變,代表著這一産業發展的趨勢。”岳福斌説。

煤炭轉型有待能源方式轉變“助力”

作為基礎能源,煤炭産業發展方式的轉變並非一蹴而就,而是受制于下遊産業發展方式的轉變,進而有待于整個經濟發展方式和能源消費模式轉變來“助力”。“必須改變一味依賴增加能源産量乃至進口量來滿足需求的能源發展方式。”岳福斌説。

近幾年,每當經濟過熱時,礦難發生的頻率也會相應增加。“經濟過熱時,煤電緊張,煤炭供應壓力上升,企業不顧安全條件限制投入生産,進而導致礦難發生。”西山煤電集團公司董事長武華太有些無奈。“嚴重依賴于資源投入的增長方式不改變,煤炭行業面臨的壓力就難有根本轉變。在旺盛的市場需求下,很多現在開採技術達不到、在美歐等國家不會開採的煤礦,我們反而要上;應該緩上的反而要加速上。”

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快速發展,煤炭生産和消費增長很快,年增長近2億噸。2009年我國消費煤炭30多億噸,比上年增長6.3%。進口煤炭1.26億噸,同比增長超過210%,首次成為煤炭凈進口國。

“在盲目追求GDP的內在衝動下,各地攀比上火電項目,鋼鐵産能迅猛擴張,直接導致了煤炭消費量的不斷增長。”岳福斌説。2009年,我國鋼鐵産量突破5.6億噸,同比增加13.5%,主要用于煉鋼的冶金煤和無煙煤當年進口同比分別增長411%和78%。

岳福斌説,煤炭工業轉變發展方式,根本上有待于能源消費模式及能源結構的加速轉變。必須建立和國民經濟發展水平相適應的煤炭産業體係,按照國民經濟發展的質量和速度,同步規劃煤炭産業的發展,並推動建立以市場為導向的煤炭産業體係。




參考文獻:

回應(1)

  • a ( 訪客 ) (2012-03-27 12:54:58) :
    謝謝你的分享

發表網誌評論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