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美史-用畫筆外交的巴洛克之王-魯本斯

用畫筆外交的巴洛克之王-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1577-1640)
以生命力與感情表達所見
前言
當西洋美術史的報告要選擇一個畫家來報告時,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腦海中就浮現了小時候所看的一部卡通(龍龍與忠狗),內容我不太記得了,只記得龍龍和小狗阿忠最後死在教堂的一幅畫下,現在想起鼻頭還是會一陣酸。找了一下資料,得知卡通(龍龍與忠狗),是以筆名Onida的英國女作家薇德(Maria Lonises Rame)於一八七二年所著的小說《法蘭德斯之犬》所改編的,內容是以比利時安特衛普市為舞台,描寫一名少年與狗的友情。小說中少年死前在月光下見到的畫正是安特衛普人的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為安特衛普大教堂所繪的祭壇畫-從十字架上解下的基督又翻譯為卸下聖體(The Descent from the Cross ),多淒美的畫面啊!當下我就決定以魯本斯為報告的主角。
外貌與智慧兼具且極有天賦的魯本斯是十七世紀歐洲畫壇重要的人物,他的出身良好並接受正統教育,在許多位畫家門下習畫,於義大利遊學期間見到了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提香(Titian)等大師的作品而眼界大開。受到肯定的魯本斯在安特衛普有一座很大的畫室,許多有才氣的畫家如范‧戴克(Van Dyck)都做過他的助手,魯本斯以熟練流暢的素描打理好主題,再由助手以此繪成大幅作品,最後再由魯本斯進行修飾為作品總結,這樣的方式也讓魯本斯成為一位多產的畫家,據估計魯本斯一生約有近三千件作品。魯本斯更因為博學及善於處事,結交許多王公貴族,進而出使各地從事外交任務。魯本斯擅長宗教、神話、歷史、風景畫、,尤擅肖像畫。繪畫生涯中著重於生命力及感情的表達,是為華麗的巴洛克風格的表徵。
內容
擁有充沛活力與積極精神的天才
魯本斯於一五七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出生在德國;父親為安特衛普的律師兼地方官,雖然父母親為了躲避宗教迫害而逃離家鄉,但生活尚平穩安詳,所以魯本斯繼承了父母親的優點,在科隆過了一個快樂的童年。十歲喪父後才回到安特衛普,原本母親送魯本斯至女伯爵家中做見習騎士,但想要成為畫家的魯本斯說服母親送他到一個不知名的風景畫家門下學習,過沒多久魯本斯就改投入多才多藝的亞當‧溫諾特(Adam Van Noort)門下學習,四年後魯本斯轉向安特衛普最有名的畫家之一奧托‧溫芬(Otto Van Veen)又名瓦紐士(Vaenius)習畫,瓦紐士對魯本斯的美學影響極深,魯本斯在瓦紐士工作室做了八年的學徒後終於獲得聖路加公會(Guild of St.Luke)認可為畫師。魯本斯並不是天才兒童型的畫家,魯本斯的天份來自於他數以千計的素描及長期的基本技巧的自我訓練。
遊學飽覽名作集大成創巴洛克風格
魯本斯在二十三歲時前往義大利遊學,在威尼斯時飽覽名作,而提香濃厚華麗的色彩和米開朗基羅壯碩的肌肉線條都影響了魯本斯之後的創作。在威尼斯為公爵工作期間,魯本斯見到了翡冷翠大師級的畫作,還細心的研究了魯道維可‧西哥里(Ludovico Cigoli)為教堂神壇所繪的作品,而奇佑里歐‧羅馬諾(Giulio Romano)更是影響魯本斯之後為西班牙國王所做的設計。魯本斯也受到善於使用明暗表現法的卡拉瓦喬(Caravaggio)不少的啟示,但是魯本斯對於義大利的技法並不全然接受,魯本斯企圖研究出一種完美的技法,來讓他能畫的更快速流暢。魯本斯以強烈的光影對比與濃厚豐富的色彩來描繪作品,無論氣勢磅礡的聖經故事、激烈的戰爭或狩獵場景或是感動人心的宗教精神,都帶有高度的戲劇張力,這種積極的動感及火熱的氛圍,即為巴洛克風格(Baroque)的表現形式。
描繪生命的喜悅及對宗教的信念
因為母喪及哥哥結婚促使魯本斯留在家鄉安特衛普,進而接受了大公國的禮聘為宮廷畫師,並和哥哥婚禮中認識的富家女兒依莎白娜‧布蘭特(Isabell Brant)結婚,魯本斯為此還親自畫了一幅罕有的幸福華麗的雙人肖像以示慶祝。而魯本斯在安特衛斯的第一件委託,就是為哥德式教堂繪製神壇壁畫,魯本斯選了在羅馬就構思好的主題,為了讓釘上十字架的基督(The Elevation of Cross)這幅作品在高挺的哥德式教堂突顯出來,魯本斯運用了強烈的光影對比,這可以看出魯本斯受丁多列托(Jacopo Tintoretto)和卡拉瓦喬的影響。而魯本斯在描繪神話故事時,總會讚頌宇宙創造的活力以表達對世界之美的喜悅。因為魯本斯很滿意自己的家庭生活,所以畫了許多快樂的宗教主題,而魯本斯的家庭就常反映在許多聖家族的作品中。魯本斯被委託繪製最昂貴的畫是由荷蘭的火繩槍軍火公會所託的,要為傳說曾協助耶穌基督渡河的聖克里斯多夫(St. Christopher)所繪製一幅三聯作,三聯作的左幅是訪問,右幅是廟中引介,其構圖較為簡約,有威尼斯的溫暖色彩,而中央則是完全不同於義大利畫風的從十字架上解下的基督。

魯本斯,從十字架解下的基督<卸下聖體>(The Descent from the Cross ),1612~1614年,油彩‧木板,420×310公分,比利時安特衛普大教堂
這幅畫強烈的光線和寫實的手法看的出魯本斯是受卡拉瓦喬的影響,而耶穌發達的肌肉和古典的形式則來自米開朗基羅,卸下聖體時每個人都在動作,但是我們的目光卻停留在唯一靜止的耶穌身上,癱軟的身軀向下延伸了整個畫面,祂的重量往下,幾乎讓人無法承受,就如同哀悼者心情的沉重。不知道小說中的少年在死前看到這幅的心情是什麼?是否也感受到了無法傳達的愛。魯本斯不只運用色彩、造形、光線和構圖畫出了一幅巨作,更表達了強而有力的宗教信仰。
遭逢變故尋求宗教安慰從藝術追求肌膚真實美感
魯本斯不只是一個畫家,更因結識了許多的王公貴族及其他歐洲有影響力的人士,進而利用藝術的工作做為掩護,為大公國進行外交的工作。戰爭持續發生魯本斯涉入和平工作也日增,但創作工作並未間斷。期間魯本斯為法蘭西皇后瑪莉‧梅迪奇(Maeie de Medici)描繪了她一生的成就。在魯本斯為安特衛普大教堂繪製有關聖母升天的期間,魯本斯唯一的女兒死了,三年後心愛的妻子也過逝了。一時間魯本斯無法接受家庭的變故,他投身於作品的繪製從宗教中找尋慰藉。有著夏日彩雲和天使,和煦光線及滿滿玫瑰的聖母升天圖就完成了。在魯本斯的作品中常出現傳說中的神話人物,除了參考資料外魯本斯會加入個人的見解,使得畫面生動又感性,充分表現了巴洛克風格。魯本斯注重於追求人體肌膚的真實美感,而肌理又以光線最能表現其特質,來分別兒童與年輕婦女的不同。魯本斯對於肌膚的描繪技巧帶給雷諾瓦(Renoir)至深的影響。

魯本斯,劫奪路西帕斯的女兒(Rape of the Daughter of Leucippus),約1618年,油彩‧畫布,222×209公分,德國慕尼黑古代美術館
最能表現魯本斯對於肌膚描繪的作品,當屬劫奪路西帕斯的女兒(Rape of the Daughter of Leucippus),魯本斯經常以動物與人物並列來營造戲劇性的效果。而在劫奪路西帕斯的女兒中,兩姐妹的姿勢形成互補幾乎成為鏡像,在驚跳的兩匹馬之間,被雙子神抓住的兩姐妹因驚恐而扭曲的身體,螺旋式向上升的構圖,是典型的巴洛克風格。
完成外交任務授封返家鄉重拾幸福
魯本斯在妻子死後,賣掉收藏品遠離家園更積極的投入政治活動,以試探英格蘭與西班牙和平的可能性。由於魯本斯並沒有得到西班牙授權提出和平談判的具體條件以致外交任務沒有結果。但這次的旅行讓魯本斯在荷蘭吸取了一些不同以往的經驗。一六二九年魯本斯正式被授權代表西班牙前往英格蘭進行和談,英格蘭的查理國王對博學的魯本斯甚具好感,而魯本斯也獻給查理國王一幅讚頌和平的作品,<和平與戰爭,約1629年,油彩‧畫布,英國倫敦國家藝廊>,數月後查理國王終於與西班牙謀求和平,魯本斯完成了外交任務,返鄉之前查理國王還授予騎士榮譽並贈寶劍、鑽戒,還委託裝飾白宮大宴客廳的工程。返回安特衛普後魯本斯恢復繪畫工作,並以五十三歲的年紀娶了十六歲的第二任妻子海倫‧福爾曼(Helene Fourment),海倫無疑是魯本斯人生最後十年靈感所在,魯本斯畫了許多海倫的畫像,一般人也都相信魯本斯所繪的女神也都是為海倫為模特兒。
安享幸福晚年為風景畫注入陽光
愉快的婚姻影響了魯本斯晚年的作品,如同在快樂慶典般擁舞的仙女神獸,描寫愛情詩詞的幸福畫面都是魯本斯的主題。而魯本斯買下史廷城堡後開始注意鄉村風景和人民,魯本斯所畫的風景畫出自個人興趣,所探索是未經修飾的大自然,魯本斯的風景畫處處充滿戲劇化的光線效果。早期魯本斯的畫運用強烈光影與明暗對比的技法,晚年畫面上沒有深暗的陰影,而是追求多曾次又富變化的微妙色調。
結論
魯本斯的一生可以說是順遂幾近完美,我想在藝術史上也找不到幾個像魯本斯的人吧!當我看到魯本斯畫室的介紹時,還以為他只是個有頭腦的生意人並不是一個熱愛藝術的畫家,看越多資料就越發現魯本斯的過人之處,他精細的素描說明了魯本斯驚人的描寫能力,不經修飾的線條再再說明了魯本斯對於所見一切感動的表現,而晚年改變風格的風景畫,也說明了魯本斯不斷學習的精神。我出生的一九七七年正是魯本斯四百周年誕辰,聯合國文教處通過一項提案,將一九七七年定為國際魯本斯年。這也是我和魯本斯唯一的關連!為了一個小時候看過的一個卡通畫面,開始了我尋找魯本斯的工作,從三個圖書館借回了十三本書,利用工作、上課、照顧小孩的空檔用蠶食的速度慢慢讀著,我想這是我這輩子最認真的一次吧!雖然魯本斯的一生沒有像一些偉大的藝術家有大起大落的命運,但是魯本斯的畫還是深深的打動我的心,我想我終於能體會老師說在作品前感動落淚的心情了,好想到安特衛普大教堂親眼看看卸下聖體那幅畫,總覺得那種壓在心頭喘不過氣的重量感,到現場親身感受一定會更重!
參考書目
何政廣,《魯本斯Rubens》,臺灣,藝術家出版社,1999年
光復書局編輯部,《慕尼黑古代美術館》,臺灣,光復書局,1998年
文庫出版,《世界名畫之旅4》,臺灣,文庫出版,1996年
李惠珍、連惠幸 譯(Sister Wendy Beckett著),《繪畫的故事》,臺灣,台灣麥克,1998年
吳介禎 譯(H.Honour&J.Fleming著),《世界藝術史》,臺灣,木馬文化,2001年
朱紀蓉 譯(Robert Cumming著),《西洋畫家名作》,臺灣,遠流出版,2000年

新增時間 : 2012-04-11 09:32:02

回應(0)

發表回應